无效宣告(商标)一审行政判决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行政判决书
裁判日期:2018年04月20日
(2017)京73行初5292号

  • 当事人:
      原告荣麟创意(北京)商业连锁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朝阳区。
      法定代表人戚麟,总裁。
      委托代理人马兴洲北京观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西城区茶马南街1号。
      法定代表人赵刚,主任。
      委托代理人王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审查员。
      第三人京瓷株式会社,住所地日本国京都市山科区东野北井之上町5番地之22。
      法定代表人谷本秀夫,董事。
      委托代理人洪燕北京隆诺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刘雨佳北京隆诺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 审理经过:
      原告荣麟创意(北京)商业连锁有限公司(简称荣麟创意公司)因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一案,不服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17年5月12日做出的商评字[2017]第57317号关于第6779482号“京瓷”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简称被诉裁定),于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依法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通知与被诉裁定具有利害关系的京瓷株式会社作为第三人参加本案诉讼,于2017年12月20日、2017年12月27日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荣麟创意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马兴洲,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王珊,第三人京瓷株式会社的委托代理人洪燕刘雨佳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诉裁定系商标评审委员会针对京瓷株式会社就荣麟创意公司获准注册的第6779482号“京瓷”商标(简称争议商标)提出的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而做出,该裁定认定:根据当事人的理由、事实和请求,本案的焦点问题为:一、争议商标的申请注册是否是对京瓷株式会社驰名商标的复制摹仿,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的规定;二、争议商标是否侵犯了京瓷株式会社的在先商号权;三、争议商标的申请注册是否构成《商标法》第三十二条“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规定;四、争议商标的申请注册是否违反了《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的规定;五、争议商标的申请注册是否违反了《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一、鉴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简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简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上述判决中己认定第862585号“京瓷”商标(简称引证商标)为电子摄影复印机商品上的驰名商标,结合本案中京瓷株式会社提交的“京瓷”维权的报道证据能够证明,在争议商标申请日之前,经过京瓷株式会社长期、持续的宣传和使用,引证商标在复印机商品上已为相关公众所熟知。据此,商标评审委员会认定引证商标为复印机商品上的驰名商标。争议商标“京瓷”与京瓷株式会社赖以驰名的“京瓷”商标文字相同,已构成对引证商标的复制、摹仿,争议商标的使用易使相关公众误认为与京瓷株式会社存在特定关联,从而弱化引证商标的显著性,损害京瓷株式会社的利益。故争议商标的申请注册己构成《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所指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之情形。二、《商标法》第三十二条所指的“保护在先权利”的规定具体到商号权是指将与他人在先登记、使用并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商号相同或基本相同的文字申请注册为商标,容易导致中国相关公众混淆,致使在先商号权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的,应当认定为对他人在先商号权的侵犯。本案中京瓷株式会社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在争议商标申请注册之前在与争议商标指定使用的“家具”等商品相类似的行业内,京瓷株式会社在中国大陆地区使用与争议商标相同或相近的商号并达到有一定影响的程度。故争议商标的申请注册未侵犯京瓷株式会社的商号权。三、《商标法》第三十二条后半段适用于抢先注册他人在我国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未注册商标的情形。京瓷株式会社提交的在案证据不能证明在争议商标申请注册之前,京瓷株式会社在争议商标指定使用商品或类似商品上使用与争议商标相同或相近的未注册商标并达到有一定影响的程度。故争议商标的注册未构成《商标法》第三十二条所指“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商标”之情形。四、《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所指的“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有其他不良影响”指该标志或者其构成要素是否可能对我国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民族等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负面影响,一般不包括有关标志的注册仅损害特定民事权益或《商标法》已经另行规定了救济方式和相应程序的情形。本案京瓷株式会社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争议商标具有有害社会道德风尚或妨害社会公共秩序的情形,故争议商标不属于《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的情形。五、《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所指的“其他不正当手段”,是指以欺骗手段以外的扰乱商标注册秩序、损害公共利益、不正当占用公共资源或者以其他方式谋取不正当利益的手段。本案仅涉及争议商标的申请注册是否损害京瓷株式会社的特定民事权益,不构成上述情形。京瓷株式会社其他主张缺乏事实依据,商标评审委员会不予支持。综上,依照《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第四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和第四十六条的规定,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争议商标予以无效宣告。
  • 原告诉称:
      原告荣麟创意公司诉称:原告争议商标“京瓷”具有特定的内涵和渊源。驰名商标采取“个案认定、被动保护、动态管理”,第三人并没有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认定引证商标为驰名商标的表述,且其提供的证据不能证实在争议商标申请日之前,引证商标已构成驰名,且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商品功能、消费对象、销售场所等方面明显不同,不会造成消费者的混淆、误认,争议商标不属于《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规定的情形。综上,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法院撤销被诉裁定。
  • 被告辩称:
      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辩称:被诉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做出程序合法,应予维持,请求法院驳回荣麟创意公司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京瓷株式会社述称:“京瓷”二字由第三人独创,作为商标和商号具有极强的显著性和独创性。在争议商标申请日以前,引证商标在第9类电子摄影复印机商品上已构成驰名商标。原告在部分业务上与第三人属于同行业者,其申请注册争议商标的行为具有抄袭复制第三人引证商标的明显恶意。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的文字要素、字体完全相同,已构成对第三人在先注册且已构成驰名商标的引证商标的复制、摹仿,其注册和使用易导致公众认为该商标与第三人“京瓷”驰名商标具有特定联系,进而淡化第三人“京瓷”驰名商标的显著性,致使第三人的利益受到损害。被诉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做出程序合法,应予维持,请求法院驳回荣麟创意公司的诉讼请求。
  •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
      争议商标系第6779482号“京瓷”商标,于2008年6月12日提出注册申请,于2010年7月28日被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20类“家具;枕头;室内百叶窗(遮阳)(家具);家庭宠物箱;非金属、非砖石容器;金属家具;镜子(玻璃镜);竹木工艺品;未加工或半加工角、牙、介制品;家具用非金属附件”商品上,商标权专用期限至2020年7月27日,现商标权人为荣麟创意公司。
      引证商标系第862585号“京瓷”商标,于1994年9月26日提出注册申请,后核定使用在第9类“电子元件;电容器;振荡器;滤波器;蜂音器;谐振器;电阻;厚膜打印基底(半导体工业用);混合型集成电路;半导体装置和半导体组件;印刷电路板;镀有金属的元件;热敏打印机磁头;接触图像传感器;液晶显示器;光磁盘;发光二极管打印机头;非结晶的硅鼓;照像机;照像镜头;幻灯机;照像器材用附件;即:马达驱动装置;发条;电子闪光装置;定时器;(照像机的)皮腔;滤光器;镜头;照像机带子和外壳;电影摄影机和投影仪;光学镜头;双目镜;摄像机及其零件和附件;光通讯元件;即:陶瓷箍;陶瓷拚合套筒;陶瓷精密套筒;陶瓷管;陶瓷V形模块;陶瓷精密V形槽;光纤维接插件;光纤维匹配器;引线;跨接线;插座;光纤维耦合器;光隔离开关;光纤维组件;光纤维波导元件;光纤维波导仪器;光生伏打组件;太阳能自启式交通安全系统;蜂窝电话及其附件;电池部件和装部件的容器;集成电路卡装置;高频仪器;电子摄影复印机;激光打印机;发光二极管打印机;影像扫描机;电子打印机;自动进纸机;分拣机;电话装置;无线电通讯装置;卫星通讯装置和个人用收音机;反调制装置;全球定位系统;天线;音响设备;放大器;调谐器;唱机;录音机和扬声器;收音机;密纹磁盘播放机;硬盘驱动器;光学记录和/或复制仪器;光学磁头;充电器;电视装置;电话会议系统;电视会议系统;传真机;录像磁盘系统;电子收现钞机;销售点自动化设备;电子计算机用录有计算机程序的磁盘;磁带和电子线路;化学分析部件;理化设备部件;测量仪器(三角槽板,直角尺,直规,量规架,量规)”商品上,商标权专用期限至2026年8月13日,现商标权人为京瓷株式会社
      2016年5月31日,京瓷株式会社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商标权无效宣告申请。为支持其申请理由,京瓷株式会社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了引证商标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定为驰名商标的证据材料;引证商标被商标评审委员会认定为驰名商标的证据材料;京瓷株式会社及其中国公司所获荣誉证书照片及相关文件;公布京瓷株式会社中国公司业内排名情况的报刊;《江门日报》等媒体对假冒京瓷株式会社京瓷商标产品进行查处的报道资料;他人抢注京瓷株式会社“京瓷”商标的商标档案等证据。荣麟创意公司为支持其答辩理由提交了争议商标创意简介;相关产品图片;争议商标产品销售区域及全国经销商、门店列表;争议商标及答辩人所获商标、专利证书复印件;争议商标产品销售合同及发票复印件;争议商标相关宣传材料等证据。
      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17年5月12日做出被诉裁定。
      在本案诉讼阶段,荣麟创意公司还向本院提交了其部分“京瓷”商标使用授权书;荣麟创意公司连续多年参加米兰国际家具展的相关新闻报道;荣麟创意公司在美国洛杉矶开设的“京瓷”销售门店照片及相关新闻媒体报道信息;“京”“瓷”的权威词典解释、(2012)商标异字第36856号裁定书、商标异议复审申请书、证据目录及商评字[2014]第050918号裁定书等证据。京瓷株式会社还提交了“京瓷”系列商标注册证复印件;京瓷株式会社中国子公司主体资格证明文件;京瓷株式会社中国子公司“京瓷(天津)商贸有限公司”的2006年度至2008年度会计报表及审计报告复印件之公证书;京瓷株式会社2002-2008年间对“京瓷”投入的广告;京瓷株式会社通过“京瓷阳光计划快印店”计划投入的广告相关证明资料;京瓷株式会社的“KYOCERA”商标受到司法保护的刑事判决书复印件;京瓷株式会社的“KYOCERA”商标被认定为驰名商标的行政判决书复印件;各大网络搜索引擎关于“京瓷”的检索结果;京瓷株式会社创始人被中国高级领导人接见的事实及媒体报道材料;原告的企业信用信息等证据。在第一次庭审过程中,荣麟创意公司表示不认可第三人证据的真实性,要求核对原件,京瓷株式会社亦表示不认可原告证据的真实性,要求核对原件。经本院组织原件核对,荣麟创意公司表示第三人只提供了诉讼阶段的证据四即2006-2008年审计报告公证件,其他证据未提供原件,对于未提供原件的证据原告对其真实性不认可,证据四与引证商标、复印机无关,不能证明第三人在争议商标申请日前在中国大陆地区在复印机商品上使用了引证商标。京瓷株式会社核对荣麟创意公司提供的证据原件后,未发表书面意见。
      经查,争议商标于2014年12月6日经核准转让给荣麟创意(北京)家具有限公司,该公司后变更注册人名义为荣麟创意(北京)商业连锁有限公司,即本案原告。
      此外,京瓷株式会社于2016年5月30日提交的无效宣告申请书中第二点提出“申请人引证商标为第9类电子摄影复印机商品上的驰名商标。争议商标系对驰名商标‘京瓷’的复制、摹仿,误导公众,致使申请人的利益受到损害,违反了《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的规定”。
      另查,本案的第三人京瓷株式会社曾就争议商标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提出异议,主张争议商标违反了2001年《商标法》第九条、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第十三条、第三十一条“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第四十一条第一款及《反不正当竞争法》、《民法通则》第四条等规定,请求不予核准注册。商标局于2012年6月26日做出(2012)商标异字第36856号“京瓷”商标异议裁定书(简称第36856号裁定),裁定京瓷株式会社所提异议理由不成立,争议商标予以核准注册。京瓷株式会社不服,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异议复审,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14年4月14日做出商评字[2014]第050918号关于第6779482号“京瓷”商标异议复审裁定书(简称第050918号裁定),裁定争议商标予以核准注册。2016年5月31日,京瓷株式会社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主张争议商标的申请注册违反了2014年《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第三十二条、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应当宣告无效。
      在庭审中,原告表示其仅对被诉裁定中关于焦点问题一的认定有争议,即对争议商标是否构成《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有争议;被告和第三人均认可京瓷株式会社在无效宣告程序中主张的法条及引证商标与之前异议程序中主张的相同。
      对此,荣麟创意公司主张被诉裁定违反了一事不再理原则。京瓷株式会社基于相同的理由和法律依据对相同的商标提起过异议程序,被诉裁定应当予以撤销,争议商标应当予以维持。商标评审委员会认为,京瓷株式会社在两次评审中提交的证据不一致,不涉及一事不再理。京瓷株式会社认为,两次行政程序中提交的证据不同,本案事实有重大变化,引证商标在异议复审程序之后被认定为驰名商标,因此,没有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
      上述事实,有商标档案、被诉裁定书、第36856号商标异议裁定书、第050918号异议复审裁定书、双方当事人向商标评审委员会和本院提交的相关证据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
      一、关于本案的法律适用问题
      2013年8月30日修正的《商标法》已于2014年5月1日施行,鉴于本案争议商标的核准注册时间处于2001年《商标法》施行期间,而本案被诉裁定的做出时间以及本案的审理时间处于2014年《商标法》施行期间,故本案程序问题的审理应适用2014年《商标法》,而本案实体问题的审理应适用2001年《商标法》。商标评审委员会在实体问题的评审上适用2014年《商标法》的做法有所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二、关于第三人在本案行政程序中是否提出驰名商标认定的问题
      京瓷株式会社在本案行政阶段的无效宣告申请书中提出“申请人引证商标为第9类电子摄影复印机商品上的驰名商标。……违反了《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的规定”。本院认为,京瓷株式会社在无效宣告申请书中已明确主张了《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并论述了相关主张,应当视为提出了驰名商标的认定申请。荣麟创意公司的该项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三、关于第三人提出本案无效宣告请求是否涉及一事不再理的问题
      关于“一事不再理”,2001年《商标法》第四十二条规定,对核准注册前已经提出异议并经裁定的商标,不得再以相同的事实和理由申请裁定。虽然2014年《商标法》对异议程序有所调整,删除了2001年《商标法》第四十二条的规定,但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简称商标法实施条例)第六十二条规定,申请人撤回商标评审申请的,不得以相同的事实和理由再次提出评审申请。商标评审委员会对商标评审申请已经作出裁定或者决定的,任何人不得以相同的事实和理由再次提出评审申请。但是,经不予注册复审程序予以核准注册后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起宣告注册商标无效的除外。该规定亦为“一事不再理”原则的体现。
      商标法实施条例中规定不予注册复审程序予以核准注册后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起无效宣告的除外,是因为在2014年《商标法》施行后,当事人对予以核准注册的不予注册复审决定不服的无法提起诉讼,只能再次提起无效宣告,为保障其权利,该情况不受到“一事不再理”的约束。但考虑到在2001年《商标法》的规定下,无论异议复审结果如何,当事人均可以提起诉讼,其各项程序权利得到了充分的保障,所以在2014年《商标法》施行前,已经经过异议复审裁定的,在2014年《商标法》施行后以相同的事实和理由提出无效宣告申请的,应当受到“一事不再理”规则的限制。
      本案中,第三人京瓷株式会社曾就争议商标启动了异议程序,主张2001年《商标法》第九条、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第十三条、第三十一条“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第四十一条第一款及《反不正当竞争法》、《民法通则》第四条,商标评审委员会对上述主张予以评述,并裁定被异议商标予以核准注册,该裁定已经生效。在本案行政程序中,京瓷株式会社主张2014年《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第三十二条、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由于本案实体问题应当适用2001年《商标法》,京瓷株式会社主张的法律规定应对应为2001年《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第三十一条、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第四十一条第一款。可见,除了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外,京瓷株式会社在本案行政程序中提出的其他无效宣告理由与其在前一轮的异议程序中提出的理由相同。
      “相同事实”应当以两个程序中当事人提交的证据及其证明的内容是否存在实质性变化为标准。关于京瓷株式会社在本案中是否提交了和在先异议案件中不同的证据,本院认为,京瓷株式会社作为引证商标的商标权人,其对证明引证商标在本案争议商标申请日前知名度的证据应当是熟知的,不应存在新发生或新发现的证据,其如果明知或应知引证商标在本案争议商标申请日前知名度的证据但在在先异议案件中没有提交,则理应由其自行承担不利的后果。本案中,京瓷株式会社主张的事实发生重大变化是指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3月18日作出的(2014)一中行(知)初字第8778号判决(简称第8778号判决)、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9月18日作出的(2015)京行(知)终字第1902号判决(简称第1902号判决)中认定引证商标在2010年6月4日前在电子摄影复印机商品上构成驰名商标。该事实涉及的条款为2001年《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第8778号判决、第1902号判决看似是新产生的证据,但二者对引证商标达到驰名程度的认定是基于京瓷株式会社在该程序中提交的、能够证明引证商标于2010年6月4日前达到驰名的证据。上述判决仅为对相关事实的认定,并非因上述判决的作出而产生了新的事实。故京瓷株式会社在本案行政程序中提交的证据与前一轮异议程序中主张的事实没有实质性变化,属于相同事实。
      鉴于商标评审委员会在第050918号裁定中已经根据京瓷株式会社的申请,对争议商标是否构成2001年《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第三十一条“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第四十一条第一款作出生效裁定,在没有新事实的情况下,京瓷株式会社基于相同理由对争议商标提起无效宣告请求,违反了“一事不再理”的原则。对于京瓷株式会社关于争议商标是否符合2001年《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第三十一条“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的无效宣告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应当不予受理,对此本院予以纠正。荣麟创意公司的该项主张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
  • 判决结果:
      综上,被诉裁定的做出违反法定程序,本院应予撤销。荣麟创意公司的诉讼请求具备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应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三)项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一、撤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17年5月12日做出的商评字[2017]第57317号关于第6779482号“京瓷”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于本判决生效后就京瓷株式会社针对荣麟创意(北京)商业连锁有限公司的第6779482号“京瓷”商标提出的商标无效宣告请求重新做出审查决定。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荣麟创意(北京)商业连锁有限公司、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可于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京瓷株式会社可于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并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上诉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袁伟
      人民陪审员曹军庆
      人民陪审员陈绪飞
      二〇一八年四月二十日
      法官助理肖俊逸
      法官助理何昊
      书记员李晓帆
 基本信息
 法条
 案由
  • 无效宣告(商标)

 服务类目
 涉案商标信息
商标图片

名称:京瓷

申请号:6779482

引证商标名称:京瓷

引证商标申请号:8625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