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洛联营公司与浙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不正当竞争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
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裁判日期:2018年11月23日
(2018)浙07民初111号

  • 当事人:
      原告:安格洛联营公司,住所地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伦敦市白教堂路113号。
      法定代表人:蔡伟文。
      委托诉讼代理人:汪涌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金宸林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浙江丰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浙江省义乌市大陈镇利民路江滨小区2单元402室。
      法定代表人:杨如潮,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XX胜,浙江泽大(金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浙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五常街道文一西路969号3幢5层506室。
      法定代表人:张勇,董事长兼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光彪,浙江五联(义乌)律师事务所律师。
  • 审理经过:
      原告安格洛联营公司(以下简称安格洛公司)与被告浙江丰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丰尚公司)、浙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猫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于2018年5月23日向本院起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7月3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安格洛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汪勇、金宸林,被告丰尚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XX胜、被告天猫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光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安格洛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的商标专用权;2.请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3.请求判令被告在《法制日报》、天猫(××)网站的显著位置发布声明以消除影响,声明连续刊登日期不少于30日,且显示方式为全文;4.请求判令二被告连带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共计人民币799万元;5.请求判令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事实和理由:一、“BOYLONDON”品牌由安格洛公司于1976年在英国创立,具有悠久的历史,在服装领域具有极高知名度,属于国际著名潮牌。围绕“BOYLONDON”品牌,安格洛公司在中国大陆地区于服装类商品上申请注册了两枚商标,具体如下:1995年7月10日,安格洛公司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以下简称商标局)申请注册“鹰”图形商标,并于1997年4月7日获准注册,商标号为第973732号,核定使用在第25类衣服、皮带、鞋帽等商品上。经续展,该商标专用期至2027年4月6日。2014年1月8日,安格洛公司向商标局申请注册“鹰图形+BOYLONDON”图文组合商标,并于2016年4月7日获准注册,商标号为第13876268号,核定使用在第25类衣服、皮带、鞋帽等商品上。2015年10月28日,安格洛公司向商标局申请注册“鹰图形+BOYLONDON”图文组合商标,并于2016年12月7日获准注册,商标号为第18186146号,核定使用在第25类衣服、皮带、鞋帽等商品上。经过大量、持续的宣传使用,原告的上述商标在衣服、皮带、鞋帽等商品上已具有很高知名度,并与原告建立起稳固且唯一的联系。二、被告未经许可,擅自在衣服、鞋帽等商品上使用上述商标,严重侵犯了原告的商标专用权。原告发现,被告丰尚公司在被告天猫公司运营的天猫网站(××)上,未经原告许可,擅自经营“BOY?SRULE旗舰店”并大规模销售带有原告上述商标的服装、帽子等商品。被告丰尚公司的上述侵权行为已导致消费者混淆误认,属于典型的恶意商标侵权行为,该侵权行为不仅严重损害了原告的经济利益,亦严重淡化并贬损了原告的“BOYLONDON”品牌。2017年11月,安格洛公司曾针对其他商标侵权人在天猫网站上的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向被告天猫公司发送《律师函》,要求被告天猫公司立即停止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但被告天猫公司未与安格洛公司取得联系,亦未作任何停止侵权的处理。后安格洛公司于2018年2月将被告天猫公司诉至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判令其停止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可见,被告天猫公司明知其网站上存在大规模恶意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仍放任该行为的存在具有明显的主观过错,依法应承担赔偿责任。三、被告进行虚假宣传,构成不正当竟争。原告发现,被告丰尚公司在天猫网站运营的“BOY?SRULE旗舰店”中,擅自使用了大量与原告“BOYLONDON”品牌密切相关的宣传用语、标识,如:“Since1976”“Established1976”“UNITEDKINGDOM”“以英国伦敦时尚潮流为灵感”“看似不经意的设计受到了年轻人的追捧,宽大的T-shirt剪裁,锁链下展翅翱翔的老鹰”“代表的是一种叛逆不羁的潮流”等等。然而,被告丰尚公司经营的“BOY?SRULE旗舰店”与原告毫无关联,被告丰尚公司擅自使用原告创立并经营的“BOYLONDON”品牌的重要历史元素进行虚假宣传,并试图以此攀附原告品牌的知名度,属于典型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被告天猫公司在收到原告的《律师函》并被原告以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为由另案起诉后,仍放任上述不正当竞争行为,具有明显的主观恶意,应承担连带责任。综上,被告的涉案行为既侵害了原告的商标专用权,亦构成不正当竞争。为保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维护公平、有序、诚实信用的市场竞争秩序,特提起诉讼,望判如所请。
      庭审中原告补充起诉意见:1.原告对被告天猫公司在其他法院对其进行了起诉,天猫公司在已收到相关起诉文书情况下,至上个月底仍然未在其平台上删除侵权链接及下架侵权产品,其主观过错明显,应当承担和被告丰尚公司同等的损害赔偿责任,而且天猫公司作为平台方应当是明知丰尚公司在网络上所销售的产品侵犯原告的涉案商标权。2.2017年12月在全国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和制售假冒伪劣商品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已经将侵犯原告商标的侵权行为向全国的工商部门发出通知,这是公开的发文,根据这份文件金甲琪及其宝爱贸易(青岛)有限公司在全国授权经销的200多家实体店已经全部关闭。对这两点事实同为服装领域的被告丰尚公司应当是知晓的,在这种情况下仍执意在网上销售涉案侵权产品,主观过错明显,应予重罚。
      庭审中原告明确其诉讼请求前三项为:1.请求判令两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的商标专用权(具体为被告丰尚公司停止在天猫网站开设的商铺的标识上,在网站上销售的产品上使用与原告注册商标高度近似的标识;被告天猫公司停止为被告丰尚公司提供网络平台服务,断开与被告丰尚公司的相关链接,下架所有侵权产品);2.请求判令两被告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具体指被告丰尚公司在其经营店铺上的虚假宣传行为);3.请求判令两被告在《法制日报》、天猫(××)网站的显著位置发布声明以消除影响。声明连续刊登日期不少于30日,且显示方式为全文。庭后,原告变更其诉讼请求为:1.请求判令两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的商标专用权;2.请求判令两被告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3.请求判令被告丰尚公司在《法制日报》、天猫(××)网站的显著位置发布声明以消除影响,声明连续刊登日期不少于30日,且显示方式为全文;4.请求判令被告丰尚公司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共计人民币799万元;5.请求判令被告丰尚公司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 被告辩称:
      被告丰尚公司辩称:1.原告行使诉讼请求的基础有缺陷。原告主张权利的核心标记,第973732号商标因为连续三年不使用曾经被商评委撤销,原告当庭提交的判决书认为撤销了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判决责令商评委作出新的决定,说明该商标的效力仍旧处于待定状态。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尤其是北京高院两个判决对该商标的撤三有不同的意见,说明第973732号商标的权属是否应该继续是有争议的。第973732号商标设计元素主要来自于二战期间德国的军用标记,在任何国家尤其是中国深受二战的摧残,该标记毫无疑问具有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不符合商标法第四条第一款第八项的规定,该商标应当会被撤销。原告起诉时陈述在全国进行了维权,并且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进行投诉、举报等等,对本案将会有一定影响,也可能会引起公愤,因为原告的标记是军用标记,不排除本案系恶意维权。基于上述两点理由,被告申请中止本案审理,等待第973732号商标行政程序的终结,再恢复本案审理。第18186146号、第13876268号商标仅是在第973732号商标上加了英文字母“BOY”及“LONDON”,商标法明确排除这样的商标使用。如果在第973732号商标权属效力待定状态下,第18186146号、第13876268号商标的效力也是处于待定状态。所以,为了平衡双方利益,同时考虑社会影响,兼护公共利益,本案应中止审理。2.被告丰尚公司使用相应的标识属于正当使用。第973732号商标来自二战的军用标记,排除不良影响可以认为这些标记来自公共领域。“BOY”及“LONDON”在英文中系具有通用含义的单词,不能排除他人进行合理使用。而且商标法第59条规定含有通用名称和地名的标记不能作为商标进行注册使用。被告丰尚公司所使用的标记获得了案外人上海轩竹服饰有限公司著作权的授权,根据商标法第64条规定,它的使用有合理的来源。3.被告丰尚公司的行为不构成不正当竞争。基于前面第二大点的理由,被告使用相应标记的行为是一种合理行为,其获得了版权标记和商标标记的授权,核心的元素是“BOY?SRULE”标识,与原告的商标具有明显区别,不会构成混淆,也不会引人误解。4.关于法律责任。被告丰尚公司不构成商标侵权,也不构成不正当竞争,因此无须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被告丰尚公司认为原告商标连续三年未使用,并且被告已取得有合法的授权,根据商标法第64条的规定,也无须承担赔偿责任。请求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请。
      被告天猫公司辩称,1.被告天猫公司系提供网购服务的平台,在被告丰尚公司注册店铺时,即告知了不能销售侵权商品,天猫公司事先也不知道被告丰尚公司销售的商品是否侵权,没有帮助侵权的故意和行为。天猫公司与原告也没有竞争关系,不构成不正当竞争。2.原告虽在全国其他区域有起诉行为,也向天猫公司邮寄了本案的律师函,但原告的通知行为并不构成有效通知,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有效的通知应当提供要求采取必要措施的网络地址或者足以准确定位侵权内容的相关信息。原告的起诉以及发送的律师函均不满足该条件,原告起诉的是其他商家,与本案的被告无关,原告的律师函上涉案商家的店铺名称描写错误,天猫公司无法确定具体的侵权链接地址,因此无法进行有效的处理。3.收到起诉状后,天猫公司及时删除了律师函中所涉侵权商品链接,并在6月20日进行了公证。综上,天猫公司在本案中没有过错,涉案链接也已删除,天猫公司不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原告安格洛公司为支持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
      1.第973732号商标注册证及续展证明,证明原告在第25类衣服、鞋帽等商品上享有第973732号注册商标专用权。
      2.第13876268号商标注册证,证明原告在第25类衣服、鞋帽等商品上享有第13876268号注册商标专用权。
      3.第18186146号商标注册证,证明原告在第25类衣服、鞋帽等商品上享有第18186146号注册商标专用权。
      4.(2018)京方圆内经证字第12212号公证书及公证实物,证明被告在其生产、销售的侵权产品上,擅自使用了原告的商标,侵犯了原告的商标专用权;被告天猫公司在明知被告丰尚公司实施涉案侵权行为的情况下,仍然教唆、帮助侵权。
      5.《律师函》及签收记录,证明被告天猫公司在明知被告丰尚公司实施涉案侵权行为的情况下,仍然教唆、帮助侵权。
      6.《授权书》,证明原告将BOYLONDON鹰图形品牌的中国地区经营权授予上海梵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7.加盟商信息汇总表,证明涉案“鹰图形”商标在中国大陆地区销售范围非常广泛,知名度极高。
      8.涉案“鹰图形”商标的使用证据,证明涉案“鹰图形”商标在中国大陆地区进行了大规模、长时间宣传使用,知名度极高。
      9.侵权商品与其他著名品牌的对比图,证明原告“鹰图形”等商标的市场价值极高,对商品的价值贡献率极大,被告擅自使用涉案商标,攀附意图明显,给原告造成重大经济损失。
      10.公证购买结算页面,证明公证购买涉案侵权商品所支付的费用648元。
      11.北京增值税专用发票,证明原告为取证所支付的公证费用。
      12.(2017)京行终4776号行政判决书(以下简称第4776号行政判决),证明原告享有第973732号注册商标专用权。
      13.《授权书》,证明原告将BOYLONDON鹰图形品牌的中国地区经营授权予上海梵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14.原告实体店照片及信息,证明涉案“鹰图形”商标在中国大陆地区销售范围非常广泛,知名度极高。
      15.原告正品衣物样品实物(T恤衫及帽子),证明被告销售的侵权产品上使用的商标与原告产品上使用的商标极其近似。
      16.BoyLondon百度百科网页打印件;
      17.被告丰尚公司网店宣传用语截屏。
      证据16-17,证明被告丰尚公司擅自使用与其毫无关系,与原告BoyLondon品牌密切相关的历史元素进行虚假宣传。
      18.《受理通知书》;
      19.《起诉状》及证据目录;
      20.天猫搜索结果网页打印件(2018年7月26日原告上网查询天猫上仍有被告丰尚公司的侵权产品);
      证据18-20,证明被告天猫公司在明知其运营的天猫平台上存在涉案侵权行为的情况下,未采取必要措施,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21.被告丰尚公司网店销量截图,证明被告丰尚公司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巨大。
      22.律师委托合同及发票,证明原告维权合理支出。
      被告丰尚公司对原告提供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无原件的证据均不认可。对证据1-3真实性无异议,但是该三商标的争议很大,将要进行撤三程序和无效宣告程序的还有很多,该三商标状态不稳定,尤其是违反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比较明显。对证据4真实性无异议,但是公证书中的图片比较小,复印的都是黑白的,无法和原告的商标进行比对,也无法得出准确意见。对证据5被告丰尚公司并不知悉。对证据6、13经过中国驻外大使馆认证的页面的真实性无异议,但是证据形式不符合证据规则的要求,因为外文文献需要翻译,应当由有资质机构进行翻译,所以对该组证据的证明力不予认可,对于原告将商标授权给上海梵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授权行为不予认可。原告公司主体资格文献也未翻译,对其证明力不予认可,因此原告的主体地位不适格。对证据7系原告单方制作,对其真实性有异议,有一部分的加盟商也不代表影响力和知名度,尤其是这些加盟商信息中并未反映这些加盟商使用的是否是本案的涉案商标,对关联性有异议。对证据8对合同形式上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实质性的内容有异议,对发票真实性无异议,对关联性不予认可,合同和发票上均不能反映合同的双方当事人,也没有提供相应的工商登记信息,对该组证据的关联性有异议,合同项下并没有约定明确使用了涉案商标,不能达到原告的证明目的。对证据9真实性有异议,具体由法庭进行核实,也不能达到原告的证明目的,淘宝上的价格比较混乱,该对比没有价值。对证据10、11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12真实性无异议,但是判决第三项要求商评委对第973732号商标的撤三重新作决定,所以第973732号商标处于效力待定状态。对证据14无原件,对真实性、关联性有异议。对证据15来源不清楚,对关联性有异议。对证据16对百度百科的准确性存在异议,无法达到原告的证明目的。对证据17无法达到原告的证明目的,其宣传的对象是“BOY?SRULE”。对证据18、19真实性无异议,但与本案无关联性,同时案件未审结,该案的被告是否有相应的侵权行为没有定论,不能达到原告的证明目的。对证据20被告不清楚。对证据21网络上的销量都不真实,该店铺与被告有何关联性不清楚。对证据22代理合同的甲方不是本案原告,对其关联性有异议。结合原告起诉时陈述的大批量维权情况,律师费80万元过高,或者是整个批量案件的费用,且虽有律师费发票,但没有支付凭证,可能实际未支付。
      被告天猫公司对原告提供证据的质证意见:对证据4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原告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告天猫公司明知被告丰尚公司的侵权行为,也不存在被告天猫公司教唆和帮助侵权的行为。对证据5真实性无异议,被告天猫公司确实收到了原告的律师函,但由于原告的律师函不能准确定位侵权商品,因此被告天猫公司没有对侵权商品作出处理。对证据18-20真实性无异议,网页打印件时间无法确认,原告在深圳起诉的案件与本案无关,同时网络搜索显示的商品并不能确认系涉案原告保全的商品ID,更何况目前被告丰尚公司是否侵犯原告商标权及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均未有定论。其余证据质证意见同被告丰尚公司。
      被告丰尚公司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
      1.(2016)京行终3193号行政判决(以下简称第3193号行政判决),证明原告的第973732号商标因连续三年不使用被商评委撤销,但仍在司法确权程序中,商评委第33279号决定尚未生效,该商标效力待定,因此第18186146、13876268号商标的效力也处于待定状态。
      2.商标流程状态一份,证明原告的第973732号商标状态在撤三程序和撤销商标复审程序中,所以该商标处于效力待定状态。
      3.报送商评委撤三案件清单及商评审受理通知书各两份,证明原告涉案三个商标处于效力待定状态。
      4.专家意见书,证明原告三商标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应当予以撤销。
      5.二战德国军帽、勋章、军旗、部队标识等,证明原告三商标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应当予以撤销,被告使用的标记来自公共领域,可以合理使用。
      6.授权委托书与营业执照副本各两份,证明案外人授权被告使用涉案标记,被告使用标记有合法授权。
      7.商标注册证三份,证明被告使用的相应标记经授权使用人注册。
      8.作品登记证书十九份,证明被告使用的著作权由授权使用人进行版权登记。
      9.商标注册受理材料六份,证明被告使用相应标记经授权使用人申请商标注册。
      原告安格洛公司对被告丰尚公司提供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1-3真实性无异议,目前北京高院已经作出第4776号行政判决维持了涉案商标的法律效力,判决要求商评委重新作出决定,目前涉案商标仍然为有效状态。撤三案件的法律后果只基于作出撤销公告之日起,在撤销公告未作出之前,该商标的专用权仍然合法有效。撤三是任何人的权利,即便针对第973732号商标作出任何撤三申请,它的法律效力也是自撤销公告之日起,目前没有任何公告撤销第973732号商标,所以该商标仍处于合法有效的状态。对证据4,专家意见非法官作出裁判的依据,专家代表性不够,该专家意见书中没有一位资深的专家。商标局准备回复专家的意见有三点:1.目前能够确定的纳粹党标志是万字符,经百度搜索德国纳粹有时将鹰图案与万字符结合使用,但并无明确证据证明该鹰图案为德国纳粹党标志;2.纳粹党标志属于违反公序良俗的标志,各国商标法都不会允许其作为商标使用和注册,该鹰图案已在他国或地区注册成功的事实,也证明该图案不应该是纳粹的标志;3.该鹰图形在中国注册和使用多年,有一定的消费群体,此前并未有其具有不良影响的反映和意见。专家意见不能否定涉案商标的权利基础。对证据5真实性无法确认,对证明目的不予认可。英国、法国、德国都有该商标的注册,如果涉案商标系具有纳粹影响的不良影响的标志,则深受二战影响的国家不可能在公共场所使用该标志。对证据6真实性有异议,授权委托书授权主体营业执照副本上没有加盖公章,对授权主体的真实性有异议,对证明目的不予认可,授权使用的所有版权,与本案商标有明显区别,不能达到被告的证明目的。对证据7均为复印件,对其真实性无法确认,对其证明目的不予认可,且该复印件中所显示的商标与本案商标有明显区别。对证据8均不是原件,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鉴于目前作品登记制度,有多个登记主体,导致作品重复登记现象严重,涉案鹰图形原告也有登记,该证据不能达到被告的证明目的。对证据9系复印件,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既然是商标注册受理材料是否属于注册商标尚属不确定状态,不可能形成稳定、合法、可受理的权利,所以也无法达到被告的证明目的。
      被告天猫公司对被告丰尚公司提供的证据表示没有意见。
      被告天猫公司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1.(2018)浙杭钱证内字第9563号公证书,证明被控侵权商品的链接已经删除。
      2.情况说明,证明天猫公司已将涉案“BOY?SRULE旗舰店”关停,已删除涉案原告购买的被控侵权产品的侵权链接,律师函中所指向的“boy服饰旗舰店”也早已关停,天猫公司在收到起诉材料后,已采取了事后措施,尽到了合理的注意义务。
      原告安格洛公司对被告天猫公司提交证据的质证意见为:证据1,对公证书形式的真实性予以认可,对关联性和证明目的不予认可。从公证书主文记载来看无法确认删除的是哪个侵权链接。如果认可该公证书恰恰证明被告天猫公司已经非常清楚原告发的律师函所指向的侵权链接,仅仅机械的删除涉案商品的链接,完全不足以减轻被告天猫公司作为一个网络购物平台的主观过错和恶意,事实上本案起诉的是有关被告丰尚公司在天猫平台上所开设网店的全部侵犯涉案商标的商品,作为一个平台商,要免责的话,应当删除全部带有涉案商标的产品链接,不再给其提供相关网络服务。证据2,认为即便删除了链接也仅是删除了被控侵权的两件产品的链接,侵权产品在开庭后仍持续大量销售,被告侵权恶意明显,“boy服饰旗舰店”目前无法在天猫网站上搜索到,涉案“BOY?SRULE旗舰店”目前无法在天猫网站上搜索到,根据天猫公司提供的后台数据,天猫公司直到2018年11月1日才关闭该店铺,其明知侵权产品不采取必要的措施,恶意明显。
      被告丰尚公司对被告天猫公司提交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1,公证书的三性均无异议,被告丰尚公司在天猫网店中的所有商品均已下架,被告天猫公司的做法并不正确,被告天猫公司没有能力判断被告丰尚公司是否构成侵权;证据2,对该份说明的真实性没有异议,认可被告丰尚公司被天猫关店的事实,涉案公证购买的两被控侵权产品链接已被删除,但原告的诉请是否成立,应综合判断。
  • 本院查明:
      以上证据经庭审举证、质证,结合原、被告的质证意见,本院认证如下:
      一、对原告提供证据的认定:证据1-5的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定;对于证据6、13结合原告提供的主体身份情况的公证认证文件,对该两份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本院予以认定;证据7、9、14为原告单方制作的打印件,两被告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对上述证据,本院不予认定;证据8、10、11、12、17、18、19、21、的真实性两被告无异议,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定;证据15两被告不予认可,鉴于该实物来源无法确认,对该份证据本院不予认定;证据16虽为网页打印件,但内容来自于第三方官方网站,且该网站为正规大型门户网站,其网站内容具有一定的可信度,对该份证据本院予以认定;证据20,两被告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该份证据为网页打印件,对其生成时间难以确认,故对该份证据,本院不予认定;证据22的真实性予以认定,至于原告的合理维权费用,本院将在合理范围内予以评定。
      二、对被告提供的证据的认定:证据1-3真实性,两被告无异议,对此本院予以认定;证据4,为专家意见,该份证据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对该份证据本院不予认定;证据5,原告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该份证据为网页打印件,且仅依据网页上显示的图片标识并不能达到被告的证明目的,对该份证据本院不予认定;证据6为复印件,原告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亦无其他证据予以佐证,对该份证据本院不予认定;证据7为复印件,原告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且该份证据中所涉第11152742号商标、第13158891号商标与本案并无关联性,对该份证据本院不予认定;证据8,庭后被告提供了原件,经核对,对其真实性,予以认定,但被告所述的其所使用的作品登记号为2017-F-00903214的作品创作完成日期及首次发表日期均晚于涉案商标,该份证据不能达到被告的证明目的;证据9为复印件,原告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且该份证据中显示为商标注册申请受理通知书,并未取得核准注册,该份证据不能达到被告的证明目的。
      三、对被告天猫公司提供证据的认定:对证据1公证书的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定,但依据该份公证书不能确认所查询为何种商品,该商品的ID与案涉被控侵权产品也无法对应,故对该份证据的关联性,本院不予认定;证据2,经登录天猫网站查询,天猫公司已于2018年11月1日取消涉案“BOY?SRULE旗舰店”品牌授权,该店铺已关停,“boy服饰旗舰店”也已关停,经核查原告公证购买的被控侵权产品的ID,与被告天猫公司删除产品的ID相一致,可以确认原告购买的被控侵权产品链接已删除。
      本案审理过程中,本院经原告申请向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调取了被告丰尚公司经营的“BOY?SRULE旗舰店”的销售情况记录,调取证据显示自2017年5月18日至2018年9月25日,该店铺的交易记录有39763条,交易价格多在百元以上。对该份销售记录,原告质证意见为:对真实性、关联性认可,从该组数据中可以看出,被告销售金额巨大,交易金额合计超过1867万元,被告非法获利巨大,且被告丰尚公司在网店宣传中绝大部分使用的是“老鹰”“BOY”“英伦风”甚至“正品”等词汇,侵权恶意明显,被告丰尚公司在收到起诉材料甚至开庭后,仍继续大肆销售侵权产品,被告侵权行为恶劣,应当适用惩罚性赔偿。被告丰尚公司的质证意见为:对真实性无异议,但交易记录数据不准确,其中包括大量的交易关闭、退货、刷单等数据,真实交易数据为450万元,产品的利润率为2%。被告天猫公司的质证意见为: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该份证据不能完整全面反映被告丰尚公司的经营状况。
      根据对上述证据的认定以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原告安格洛公司于1989年8月22日依据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公司法成立。安格洛公司向商标局申请注册“鹰”图形商标,并于1997年4月7日获准注册,商标号为第973732号,核定使用在第25类衣服、皮带、鞋帽等商品上,有效期续展至2027年4月6日;安格洛公司向商标局申请注册“鹰图形+BOYLONDON”图文组合商标,并于2016年4月7日获准注册,商标号为第13876268号,核定使用在第25类衣服、皮带、鞋帽等商品上,有效期至2026年4月6日;安格洛公司向商标局申请注册“鹰图形+BOYLONDON”图文组合商标,并于2016年12月7日获准注册,商标号为第18186146号,核定使用在第25类衣服、皮带、鞋帽等商品上,有效期至2026年12月6日。安格洛公司授权上海梵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作为中国地区独家授权经销商,并对案涉商标进行了使用,通过报刊、媒体、杂志进行了宣传。百度百科中对“BoyLondon”的介绍为:“BoyLondon”是1976年由StephaneRaynor创立的英伦街牌,曾是80年代音乐和服装文化的代名词;相关报刊杂志中记载:“BoyLondon”成立于1976年,是一个英国本土标志性品牌,是英国的潮牌鼻祖,其设计风格以朋克街头风格理念挑战传统的服饰行业,大胆的图案,宽大的剪裁等都是其标志性特征。
      2013年1月22日,金甲琪针对安格洛公司享有的第973732号注册商标以连续三年停止使用为由向商标局提出撤销申请,2014年3月12日,商标局以安格洛公司提供的商标使用证据有效为由,驳回金甲琪的撤销申请。金甲琪不服商标局作出的决定,于2014年3月31日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商评委)申请复审,2015年4月30日,商评委作出商评字【2015】第33279号复审决定:第973732号注册商标予以撤销。后安格洛公司不服该被诉决定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被诉决定,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后,作出(2016)京73行初483号行政判决,判决驳回安格洛公司的诉讼请求,安格洛公司不服该行政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安格洛公司在上诉中提交的证据能够证明其对第973732号注册商标在指定期间内在核定商品上进行了真实、合法的商业使用,其上诉主张成立,遂作出第4776号行政判决,判决撤销(2016)京73行初483号行政判决,撤销商评委作出的商评字【2015】第33279号复审决定,并判令商评委就金甲琪针对第973732号图形商标提出的复审申请重新作出决定。至本案审理时,商评委尚未重新作出复审决定。
      2013年5月29日,安格洛公司针对第3050013号“BOY及图”商标向商评委提出撤销该商标申请,2013年12月2日,商评委作出商评字【2013】第125966号商标争议裁定书,认定:一、第3050013号商标与第973732号注册商标构成使用在相同或类似商评上的近似商标,第3050013号商标已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二十八条所指情形;二、鉴于商评委已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二十八条对安格洛公司的权利进行保护,无须再就第973732号注册商标是否构成驰名商标进行评述;三、第3050013号商标的注册不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所指情形。商评委据此裁定:第3050013号商标予以撤销。金甲琪不服该被诉裁定,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商评委作出的第33279号复审决定对第973732号注册商标予以了撤销,据此,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作出(2014)一中行(知)初字第9240号行政判决,判决:撤销商评委作出的被诉裁定,商评委就第3050013号商标重新作出裁定。安格洛公司不服该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虽然第973732号注册商标被商评委予以撤销,但安格洛公司已提起行政诉讼,故商评委的撤销决定并未生效,第973732号注册商标仍处于有效状态,遂于2017年7月17日作出第3193号行政判决,判决:撤销(2014)一中行(知)初字第9240号行政判决,驳回金甲琪的诉讼请求。
      2018年5月7日,案外人上海与日实业有限公司向商评委就第13876268号、18186146号注册商标提出无效宣告申请,就第973732号注册商标以连续三年停止使用为由向商标局提出撤销申请。
      2018年5月7日,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受原告委托委派代理人金宸林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方圆公证处申请对在网络上购买相关产品及收货查看的过程进行保全证据公证。金宸林使用公证处电脑登录××网站,并进入该网站中的“BOY?SRULE旗舰店”,并在该店铺中购买了被控侵权产品短袖男T恤衫一件,帽子一顶,共支付货款648元,该店铺的店标为“鹰图形+BOY”图案,该店铺中展示的产品图片的左上角及大部分产品上均有该店标图案,部分产品上标注有“since1976”“UNITEDKINGDOM”字样、产品介绍中标注有“伦敦男孩”字样;品牌故事中记载:“BOY?SRULE”于本世纪初创立,由国内多名设计师以英国伦敦时尚潮流、街头摇滚风格为灵感,将青年活跃的思想潮流融入服装设计,夸张的图案设计,个性化的Logo,表达出潮人自我格调,创造独特个性与生活态度。在购买过程中对浏览页面进行存档并打印,取得打印件173页,由金宸林、公证员及公证处工作人员刘宁在打印件背面骑缝处确认签字。2018年5月8日,金宸林在公证处签收一个由顺丰速运快递投递的快递,公证员检验上述快递包装密封情况良好并由金宸林使用公证处设备对快递包装进行拍照。2018年5月10日,在公证员及公证处工作人员刘宁的监督下,金宸林在公证处拆封上述快递包装,金宸林使用公证处电子设备对外包装及内部物品进行了拍摄。公证员及公证处工作人员刘宁对上述收到的快递进行了封存,张贴公证处封条并加盖保全章。封存完毕后,金宸林使用公证处电子设备对封存后的包装盒进行了拍照。公证员及公证处工作人员对上述整个证据保全过程进行了监督并出具了(2018)京方圆内经证字第12212号公证书。原告为本案支付公证费6000元、律师费800000元。
      2017年11月21日,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接受原告委托,指派汪勇律师就天猫公司侵犯原告商标专用权及不正当竞争的相关事宜向天猫公司发送律师函,律师函中载明:原告是“鹰”图形商标的唯一商标权人,未经原告的书面明确授权,均不得在天猫网站上擅自使用“鹰”图形商标,更不得使用与“BoyLondon”品牌相关的宣传用语、标识。原告从未授权任何自然人、法人在天猫网站上销售带有“鹰”图形商标的服装、服饰。原告发现,在天猫网站上存在大量带有“鹰”图形商标的服装服饰或经营“BoyLondon”品牌的网店,甚至存在所谓的“boy服饰旗舰店”,并在该boy服饰旗舰店中擅自大量使用了原告的“鹰”图形商标。另外,在天猫网站上存在大量与原告“BoyLondon”品牌密切相关的宣传用语、标识,如“英国米字旗”“UNITEDKINGDOM”“BoyLondon于1976年创立,英伦潮牌鼻祖,曾是80年代英国音乐和服装文化的代名词等等”,上述行为明显是假借原告“BoyLondon”品牌的历史、元素,恶意攀附该品牌的知名度,属于典型的虚假宣传行为。依照相关法律规定,原告认为上述行为明显属于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行为,天猫公司作为天猫网站的运营方,理应依法审核网店经营者的相关资质及商标授权证明文件,然而,天猫公司未尽到必要的注意、管理义务,并进而导致在天猫网站上出现了大量的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原告要求天猫公司:1.立即关停天猫网站上的“boy服饰旗舰店”;2.立即停止上述商标侵权行为,下架所有与“鹰”图形商标相关的服装服饰,并断开相应链接;3.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并屏蔽上述与原告公司“BoyLondon”品牌相关的宣传用语、标识;4.48小时内以书面形式向律师反馈关停、屏蔽及断开链接情况;5.赔偿原告因天猫公司侵权行为而造成的全部经济损失。2018年3月15日,原告针对宝爱贸易(青岛)有限公司、深圳市全然服饰有限公司涉嫌侵害其商标权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已被立案受理。2018年1月31日,“boy服饰旗舰店”与被告天猫公司合同终止,2018年6月10日,天猫公司将“boy服饰旗舰店”关停,2018年11月1日,天猫公司取消涉案“BOY?SRULE旗舰店”品牌授权,关停该店铺。2018年7月9日,被告天猫公司对原告公证购买的被控侵权产品的链接进行了删除。
      另查明,被告丰尚公司为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15年,注册资本10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网上销售、服装、日用百货、数码电子产品、化妆品等,会员名为“BOY?SRULE旗舰店”的天猫店铺由被告丰尚公司注册并经营。自2017年5月18日至2018年9月25日,该店铺的交易记录有39763条,交易价格多在百元以上。被告天猫公司作为网络交易平台的运营商,具有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从事互联网信息服务业务,域名为××的天猫网站由天猫公司经营。
      庭审中,原告明确其主张要求保护的涉案商标为第973732号、第18186146号、第13876268号注册商标。经当庭拆封原告购买的被控侵权产品,为男士T恤衫一件及帽子一顶,两件被控侵权产品上及被告丰尚公司经营的“BOY?SRULE旗舰店”店标、店铺内所展示产品图片的左上角均显示有“鹰图形+BOY”图案。原告认为,被控侵权产品T恤衫及帽子上、店标上、店铺内产品图片的左上角均展示有“鹰图形+BOY”标识,与原告的第973732号、第18186146号、第13876268号注册商标相比对,构成高度近似,侵犯其三个注册商标专用权,原告亦认为被告丰尚公司网店中的所有产品均涉嫌侵权;被告天猫公司系购物平台,在收到律师函后没有对侵权商品作出有效的措施,应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第三款承担连带责任。被告丰尚公司认为,被控侵权产品上展示的鹰图形与涉案商标的鹰图形有所区别,boy是通用的英文单词,被告丰尚公司所使用的标记更接近于案外人授权所使用的标记,被控侵权标识与原告涉案三商标既不相同也不近似。被告天猫公司表示对比对不发表意见。庭审中,原告委托代理人用手机当庭登录天猫网站上的“BOY?SRULE旗舰店”,发现该店铺仍在销售涉嫌侵权的产品。
  •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五十条之规定,本案的被请求保护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故本案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予以裁判。综合本案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案争议焦点为:1.本案是否应中止审理;2.被告丰尚公司是否侵犯了原告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3.被告丰尚公司是否构成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4.被告丰尚公司所提正当使用抗辩是否成立;5.被告丰尚公司的民事责任如何承担;6.被告天猫公司是否构成帮助侵权。
      关于争议焦点1。被告丰尚公司提出原告所享有的涉案商标权利状态不稳定,且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条第一款第八项的规定,存在被撤销的可能,在其权利状态确定之前,本案应中止审理。本院认为,虽涉案第973732号注册商标曾被案外人金甲琪以连续三年停止使用为由向商标局提出撤销申请,但经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第4776号行政判决最终认定安格洛公司对第973732号注册商标在指定期间内在核定商品上进行了真实、合法的商业使用,并责令商评委重新作出决定。现虽有案外人就第13876268号、18186146号注册商标提出无效宣告申请,就第973732号注册商标以连续三年停止使用为由向商标局提出撤销申请,但在商评委就第973732号注册商标重新作出决定前,在上述无效宣告申请的最终结果作出前,涉案第973732号、第13876268号、18186146号注册商标仍为有效商标,且在有效期限内,依法受法律保护,在此种情况下,本案无须中止审理。
      关于争议焦点2。《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一)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的;(二)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三)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商标的使用,是指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用于识别商品来源的行为。商标相同,是指被诉侵权的商标与原告的注册商标相比较,二者在视觉上基本无差别;商标近似,是指被诉侵权的商标与原告的注册商标相比较,其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涉案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认定商标相同或者近似应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既要进行对商标的整体比对,又要进行对商标主要部分的比对,比对应当在比对对象隔离的状态下分别进行,还应当考虑请求保护注册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本案被控侵权产品为服装、帽子,与涉案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相同。被控侵权产品上、网店店铺的店招上及网店中产品的图片上均突出标识有“鹰图形+BOY”图案,起到了标示产品来源的作用,系商标意义上的使用。涉案第973732号、第13876268号、第18186146号注册商标中的“鹰”图形或“鹰”图形+BOY图案系三涉案商标的要部,将被控侵权标识图案分别与涉案三注册商标相比对,构成相近似,鉴于原告的涉案商标具有较高的市场知名度,被诉侵权产品上使用与涉案注册商标相近似的标识,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涉案注册商标的商品具有特定联系,应认定被告丰尚公司侵犯了原告第973732号、第13876268号、第18186146号注册商标专用权。
      关于争议焦点3。经营者不得对其商品的性能、功能、质量、销售状况、用户评价、曾获荣誉等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被告丰尚公司与原告安格洛公司属服装行业的同业竞争者,被告丰尚公司在其经营的“BOY?SRULE旗舰店”中的产品上标注有“since1976”“UNITEDKINGDOM”字样、产品介绍中标注有“伦敦男孩”字样,在其品牌故事中则记载:“BOY?SRULE”于本世纪初创立,由国内多名设计师以英国伦敦时尚潮流、街头摇滚风格为灵感,将青年活跃的思想潮流融入服装设计,夸张的图案设计,个性化的Logo,表达出潮人自我格调,创造独特个性与生活态度。而被告丰尚公司成立于2015年,其亦未提供证据证明其网页宣传内容的真实性,其宣传内容缺乏事实依据,属于虚假陈述,且与原告所有的“BOYLONDON”品牌的宣传存在相似性,结合被告丰尚公司在网店中对被控侵权标识的使用及原告品牌产品在相关消费者群体中的知名度,易使相关公众将被告公司的产品与原告的品牌产品建立联系或对产品来源产生混淆或误认,被告丰尚公司不正当地利用他人已经取得的市场成果,从而获得竞争优势,损害了原告安格洛公司的利益,其行为有违诚实信用原则以及公认的商业道德,构成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关于争议焦点4。被告辩称其对被控侵权标识的使用取得了相关著作权及商标权的授权,被告所述的其所使用的作品登记号为2017-F-00903214的作品创作完成日期及首次发表日期均晚于涉案商标,根据保护在先权利原则,该份证据不能达到被告的证明目的,被告所提的取得的授权商标,与其实际经营中所使用的被控侵权标识既不相同也不相近似,被告的正当使用抗辩不能成立。
      关于争议焦点5。被告丰尚公司侵犯了原告的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鉴于涉案“BOY?SRULE旗舰店”已被天猫公司予以关停,故本案已无判令被告丰尚公司停止侵权行为之必要。关于赔偿数额,因原告安格洛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在被侵权期间所受到的具体损失或者丰尚公司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综合考虑涉案注册商标的知名度、侵权行为的性质、侵权产品的规模、后果及安格洛公司为维权进行了公证、聘请了律师等因素,酌情确定赔偿额为人民币200万元。关于原告要求被告就其侵权行为消除影响的诉讼请求,因被告丰尚公司已停止侵权,且因本案尚无证据显示因被告丰尚公司的行为对原告安格洛公司的商业信誉造成不良影响而降低了社会对原告安格洛公司的社会评价,故对原告要求消除影响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争议焦点6。原告安格洛公司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第三款的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天猫公司构成帮助侵权。本案中,首先,天猫公司是网络交易平台的提供者,天猫网站仅作为用户物色交易对象,就货物和服务的交易进行协商,以及获取各类与贸易相关的服务的地点,其并不作为买家或卖家的身份参与买卖行为本身。其次,天猫公司作为电子商务网络服务平台的提供者,基于其公司对侵权判断的主观能力、侵权投诉胜诉概率以及利益平衡等因素的考量,并不必然要求天猫公司在接受投诉后对被投诉商品立即采取删除和屏蔽措施,对被诉商品采取的必要措施应当秉承审慎、合理原则。在本案诉讼前,安格洛公司向天猫公司发送《律师函》进行投诉,但其《律师函》中具体指向的店铺是“boy服饰旗舰店”,而非被告丰尚公司经营的“BOY?SRULE旗舰店”,且在原告投诉后,“boy服饰旗舰店”已关停,针对涉案的“BOY?SRULE旗舰店”,天猫公司在收到起诉材料后,将原告公证购买的被控侵权产品链接进行了删除,并对“BOY?SRULE旗舰店”进行了整店关停,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天猫公司所作行为是审慎、适当的;再次,原告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告天猫公司存在明知或应知被告丰尚公司的侵权行为而故意提供帮助行为,亦无证据证明两被告存在侵害行为的共同性,故原告主张被告天猫公司构成帮助侵权,依据不足,在涉案店铺已被关停,且原告已放弃要求天猫公司承担损害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的情况下,被告天猫公司亦无须承担停止侵权责任。
  • 判决结果: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十五条、第三十六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六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八条第一款、第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五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浙江丰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原告安格洛联营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人民币200万元;
      二、驳回原告安格洛联营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67730元,由原告安格洛联营公司负担人民币25389元,被告浙江丰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42341元。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安格洛联营公司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被告浙江丰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吕强
      审判员赵娟
      人民陪审员钱伟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代书记员徐圆圆
      ?
      【附注】
      (2018)浙07民初111号民事判决书
      适用法律条文具体内容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八条公民、法人的著作权(版权),专利权、商标专用权、发现权、发明权和其他科技成果权受到剽窃、篡改、假冒等侵害的,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偿损失。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侵害民事权益,应当依照本法承担侵权责任。本法所称民事权益,包括生命权、健康权、姓名权、名誉权、荣誉权、肖像权、隐私权、婚姻自主权、监护权、所有权、用益物权、担保物权、著作权、专利权、商标专用权、发现权、股权、继承权等人身、财产权益。
      第十五条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主要有:(一)停止侵害;(二)排除妨碍;(三)消除危险;(四)返还财产;(五)恢复原状;(六)赔偿损失;(七)赔礼道歉;(八)消除影响、恢复名誉。以上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可以单独适用,也可以合并适用。
      第三十六条第三款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一)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的;(二)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三)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
      第六十三条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人民法院为确定赔偿数额,在权利人已经尽力举证,而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主要由侵权人掌握的情况下,可以责令侵权人提供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侵权人不提供或者提供虚假的账簿、资料的,人民法院可以参考权利人的主张和提供的证据判定赔偿数额。
      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三百万元以下的赔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均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的请求或者依职权适用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确定赔偿数额。
      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侵权行为的性质、期间、后果,商标的声誉,商标使用许可费的数额,商标使用许可的种类、时间、范围及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等因素综合确定。
      第十七条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包括权利人或者委托代理人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
      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和案件具体情况,可以将符合国家有关部门规定的律师费用计算在赔偿范围内。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经营者在生产经营活动中,应当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信的原则,遵守法律和商业道德。
      本法所称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是指经营者在生产经营活动中,违反本法规定,扰乱市场竞争秩序,损害其他经营者或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的行为。
      本法所称的经营者,是指从事商品生产、经营或者提供服务(以下所称商品包括服务)的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
      第八条第一款经营者不得对其商品的性能、功能、质量、销售状况、用户评价、曾获荣誉等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
      第十七条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给他人造成损害的,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
      经营者的合法权益受到不正当竞争行为损害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因不正当竞争行为受到损害的经营者的赔偿数额,按照其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经营者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经营者违反本法第六条、第九条规定,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权利人三百万元以下的赔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五十条知识产权的侵权责任,适用被请求保护地法律,当事人也可以在侵权行为发生后协议选择适用法院地法律。
      
 基本信息
  • 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
  • 民事
  • 一审
  • 判决书
  • 2018
  • 支持原告诉讼请求
  • 侵害商标权纠纷
  • 浙江省  金华市
  • 浙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安格洛联营公司
 案由
  • 侵害商标权纠纷

  • 不正当竞争纠纷

 服务类目
 涉案商标信息
商标图片

名称:BOY及图

申请号:3050013

名称:图形

申请号:973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