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丰永道(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计算机软件开发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民事判决书
裁判日期:2019年04月01日
(2017)京73民初498号

  • 当事人:
      原告(反诉被告):嘉丰永道(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石景山区。
      法定代表人:肖瑜,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晓菲,女,嘉丰永道(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律平,海南正益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反诉原告):北京拓游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立清路7号院5号楼4层2单元501。
      法定代表人:刘春成,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蔡滢炜,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 审理经过:
      嘉丰永道(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嘉丰永道公司)与北京拓游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拓游公司)计算机软件开发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6月1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本院于2017年12月7日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并于2019年1月10日再次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谈话。嘉丰永道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律平,拓游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刘春成、委托诉讼代理人蔡滢炜到庭参加了上述诉讼程序。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 原告诉称:
      原告嘉丰永道公司诉称:嘉丰永道公司与拓游公司于2014年10月29日签订了《手机作品合作发行协议》(简称2014年合作协议),委托拓游公司开发《全民钓鱼》游戏(简称涉案游戏),之后于2015年11月24日续签了《手机作品外包合作发行协议》(简称2015年合作协议),并于当日签订了《手机作品合作发行补充协议》(简称2015年合作补充协议)。依据2015年合作协议第四条4.1的约定,拓游公司应在游戏上线后的一个月内,将涉案游戏代码交给嘉丰永道公司。涉案游戏第二次上线至今,拓游公司一直未向嘉丰永道公司交付游戏代码,导致合同目的不能实现,属于法定解除事由。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简称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四)项及第九十七条的规定,被告应该赔偿因违约造成的损失,即原告所支付的涉案游戏开发费用。据此,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拓游公司赔偿原告经济损失210万。
  • 被告辩称:
      被告拓游公司辩称:拓游公司未交付代码有相应的合同依据。2015年合作协议中第四条4.1约定,嘉丰永道公司要求拓游公司提交的资料不得损害拓游公司的合法权益。涉案游戏上线后嘉丰永道公司拒绝与拓游公司进行分成结算,已损害拓游公司利益,拓游公司有权拒绝提供代码。此外,拓游公司未交付代码的行为也未导致合同目的不能实现,不构成根本违约。综上,嘉丰永道公司的起诉理由均不能成立,请求法院驳回嘉丰永道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被告拓游公司反诉称:涉案游戏上线后,嘉丰永道公司未依照约定向拓游公司支付收益分成,目前合同已到期,嘉丰永道公司应支付相应的游戏收益,其中,自涉案游戏上线至2017年3月游戏收益分成为2609
      390元,2017年3月至合同到期日2018年12月31日之间的游戏收益分成为4584840元,上述金额总计7194230元。据此,请求法院判令嘉丰永道公司支付上述金额。
      原告嘉丰永道公司反诉辩称:嘉丰永道公司共向拓游公司转账5364493.68元,其中包括210万元开发预付金,100万元借款,剩余部分2264493.68元为预付游戏收益分成。嘉丰永道公司已经履行合同规定的义务,拓游公司的反诉理由不能成立,请求法院依法驳回拓游公司的全部反诉请求。
  •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如下事实:
      一、与涉案合同相关的事实
      1、2014年合作协议
      2014年10月29日,嘉丰永道公司(甲方)与拓游公司(乙方)签订有效期为三年的《手机作品合作发行协议》。
      该协议第二条2.1约定“由甲方负责在授权范围内进行独家发行。乙方同意,由于乙方开发的作品在美术内容上所造成的任何版权纠纷,均由乙方承担全部责任”。
      第三条约定“如不能通过验收,甲方必须给出书面报告,说明未通过验收的原因”。
      第四条4.1约定“乙方应在合同签订后四个月内提供合作作品的可通关完整的成品包,并积极配合甲方进行版本测试验收。测试验收通过后,乙方承诺将代码、开发工具、相关图片、视频、开发文档、以及甲方要求的其它资料尽快提供”。
      第六条6.1约定“甲方支付给乙方作品共计人民币六十万元整,作为在区域内全平台独家的开发预付金。预付金将在后续分成中扣除。甲方将在本合同签订完成后的十五个工作日内支付人民币三十万整,合同签订完成的三个月内支付人民币十五万整,完成提交第一个渠道评审的作品包完成后再支付剩下的人民币十五万。乙方承诺,在合同签订完成的四个自然月内提供可提交渠道评审的完整作品包,如没有及时提供,乙方承诺无偿将公司的5%股份赠予甲方,若游戏在合同签订完成的六个自然月内仍未开发完成并上线,乙方承诺无偿将公司总计10%的股份赠予甲方”。
      第六条6.2约定“甲方应按本协议约定按时、足额支付每一期开发预付金,否则即构成违约,每延迟一日,甲方应向乙方支付当期应付开发预付金的3‰作为违约金”。
      第七条7.1约定“对于本协议合作收益,甲乙双方以分成的方式进行分配,作品实际收益甲乙分成比例为7:3,即甲方占作品实际收益的70%,乙方占作品实际收益的30%”。
      2、2015年合作协议
      2015年11月24日,嘉丰永道公司(甲方)与拓游公司(乙方)签订有效期为三年的《手机作品外包合作发行协议》。
      该协议第一条1.1约定“双方于2014年10月29日签订了《手机作品合作发行协议》,本合作协议为之前协议的延续,本协议与之前协议约定不一致的,以本协议为准,本协议未约定的,按之前协议履行”。
      第四条4.1约定“乙方应在游戏上线后的一个月内,将合作作品代码进行整理并提交给甲方进行保存和审核,乙方应同甲方约定一个完成的时间点,并积极配合甲方进行版本测试验收。测试验收通过后,乙方承诺将代码、开发工具、相关图片、视频、开发文档、以及甲方要求的其它资料尽快提供,但是甲方要求乙方提供的资料不得损害乙方的合法权益”。
      第六条6.1约定“甲方将支付给乙方总计一百五十万人民币作为在区域内全平台独家的开发预付金,该开发预付金分两期进行支付。合同签署完成后甲方支付第一期六十万人民币,剩余的九十万人民币将每月按照如下时间点进行支付:乙方根据当前公司的人力以及运营状况,提供给甲方每月经营成本数据明细,甲方根据此明细按照每自然月的形式在乙方提供经营成本数据金额后五个工作日内将相应金额支付给乙方。该预付金金额从之后的作品实际收益中先行扣除,余额双方再按约定比例分成。如乙方后续有其他人力上的成本增加,需以正式邮件的方式和甲方协商增加每月经营成本事宜。同时该经营成本的支付期暂定为2016年1月到2016年6月,2016年5月双方可再次进行讨论是否继续按月支付经营性成本。并通过正式邮件的方式进行确定”。
      3、2015年合作补充协议
      2015年11月24日,嘉丰永道公司(甲方)与拓游公司(乙方)签订《手机作品合作发行补充协议》,作为2015年合作协议的附件。该协议约定“甲方对乙方结算采取N+1的方式,即在每月25号后的5个工作日中,甲乙双方对上月产生的收入进行对账,甲方给乙方开通后台查询权限供乙方查询对账,甲方将《收入明细分成表》以邮箱QQ、MSN、传真等可行方式发送传输给乙方业务联系人”。
      二、与涉案合同的履行相关的事实
      2015年2月16日,拓游公司将涉案游戏作品包发送给嘉丰永道公司,嘉丰永道公司于2015年2月17日确认收到涉案游戏作品包。2015年7月9日,涉案游戏上线。拓游公司一直未交付涉案游戏代码。
      2015年5月25日,拓游公司(甲方)与嘉丰永道公司(乙方)签订借款合同,约定乙方向甲方出借现金一百万元,借款期限为3个月,自2015年5月25日至2015年8月25日止。甲方如逾期偿还借款,乙方对该笔借款的债权自动转换为乙方持有甲方12%的股权。拓游公司未在期限内清偿借款,2015年9月1日,嘉丰永道公司成为拓游公司的股东,股权占比为12%。
      嘉丰永道公司为证明其按照合同约定,支付了涉案游戏的开发费用和收益分成,其提交了从2014年11月10日至2017年3月13日共28份银行转账凭证,共计5364493.68元。其中60万元汇款凭证的用途一栏显示为信息服务费或信息费,100万元汇款凭证的用途一栏显示为往来款,其余3764493.68汇款凭证的用途一栏显示为钓鱼预付金、钓鱼开发预付金、开发预付金、预付金或预付款。
      为证明嘉丰永道公司未按照合同约定支付收益分成,拓游公司提供了其法定代表人刘春成与QQ昵称为“light”(彭健)和“机械师”(张炜)的聊天记录打印件。其中显示刘春成曾与彭健就增加涉案游戏开发费用进行协商,在刘春成与“机械师”(张炜)的聊天记录中,有名称为“全民钓鱼运营结算数据更新17年3月-嘉丰整理.xlsx”的文件,其中显示截止到2017年3月,拓游结算合计4338738.53元。拓游公司主张按照合同约定,以该数额计算其收益分成,自涉案游戏上线至2017年3月游戏收益分成为2609
      390元,2017年3月至合同到期日2018年12月31日之间的游戏收益分成为4584840元,上述金额总计7194230元。
      本院于2019年1月10日再次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询问。此次询问中,嘉丰永道公司认可张炜负责涉案游戏的运营,涉案游戏目前一直在线运营。此外,对于涉案游戏运营期间的收益,拓游公司认为应以该游戏所上线平台的后台数据为准进行计算,具体方式可由嘉丰永道公司使用其账号密码登录后由双方进行现场验证。但嘉丰永道公司拒绝采用这一方式,称其可以提供后台数据的截屏或打印件,拓游公司认为这一证据形式具有修改的可能性,无法确认其真实性。对于涉案代码,拓游公司表示可以交付嘉丰永道公司,但嘉丰永道公司表示其目前不再需要该代码。
      上述事实,有嘉丰永道公司提交的《手机作品合作发行协议》、《手机作品外包合作发行协议》、《手机作品合作发行补充协议》、转账凭证、拓游公司提交的邮件打印件、借款合同、QQ聊天记录打印件等证据及庭审笔录、谈话笔录在案佐证。
  •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
      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四)项规定,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本案中,涉案合同目的在于开发涉案游戏并将其上线运营,因直至合同期限届满之日,涉案游戏仍在上线运营状态,故即使拓游公司未交付代码的行为属于违约行为,其亦并未影响合同目的的实现,因此,本案不属于上述法定解除事项,嘉丰永道公司以此为由要求解除合同的主张不能成立。相应地,其据此要求依据合同法第九十七条中的相关规定,即返还涉案游戏开发费用的主张不能成立。
      2014年合作协议第七条7.1约定“对于本协议合作收益,甲乙双方以分成的方式进行分配,作品实际收益甲乙分成比例为7:3,即甲方占作品实际收益的70%,乙方占作品实际收益的30%”。
      嘉丰永道公司共向拓游公司转账5364493.68元,拓游公司主张除去100万元借款外,其他部分均为开发费用。对此,本院认为,因涉案合同约定的开发费用为210万元,而2015年合作协议第六条6.1约定,如涉案游戏的开发成本增加,拓游公司需以正式邮件的方式与嘉丰永道公司协商。故虽然嘉丰永道公司向拓游公司汇款的多数票据备注为预付金或预付款,且拓游公司提交的其法定代表人刘春成与QQ昵称为“light”(彭健)的聊天记录中显示,刘春成曾与彭健就增加涉案游戏开发费用进行协商,但拓游公司并未提交其与嘉丰永道公司协商增加开发费用的邮件记录,故本院仅依据上述证据无法认定涉案游戏已增加开发费用,对于拓游公司有关增加开发费用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上述支付的费用中,除去210万元的开发费用及100万元的借款,剩余部分2264493.68元应为嘉丰永道公司给拓游公司的游戏收益分成。拓游公司主张对于游戏收益的具体计算依据为刘春成与“机械师”(张炜)聊天记录中名称“全民钓鱼营运结算数据更新17年3月-嘉丰整理.xlsx”文件中记载的数据。嘉丰永道公司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并提交了相应数据的打印件以佐证,拓游公司认为该证据具有修改的可能性,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对此,本院认为,拓游公司相应主张的依据仅为刘春成与“机械师”(张炜)聊天记录中名称“全民钓鱼营运结算数据更新17年3月-嘉丰整理.xlsx”文件的打印件。因该份证据系拓游公司自行打印,也无法证明其内容与文件名称的一致性,故本院对于该证据不予采信。同时,因游戏收益的数据确由嘉丰永道公司掌握,其可以通过与该游戏所上线平台的后台数据进行核实,而拓游公司所提出的各方现场验证后台数据的方式具有合理性,故在嘉丰永道公司拒绝进行现场验证的情况下,其相应的不利后果应由嘉丰永道公司自行承担。在此基础上,本院以嘉丰永道公司自认的2015年7月至2017年3月涉案游戏的收益分成2264493.68元为基础,计算2017年4月至2018年12月涉案游戏的收益分成,上述金额总计2264493.68÷20×21=2377718.36元。据此,嘉丰永道公司应按照合同约定,支付拓游公司剩余游戏收益分成2377718.36元。
  • 判决结果:
      综上,嘉丰永道公司的起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拓游公司的部分起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四)项、第九十七条、第一百零七条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一、嘉丰永道(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北京拓游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支付游戏收益分成二百三十七万七千七百一十八元三角六分;
      二、驳回嘉丰永道(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北京拓游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诉案件受理费二万三千六百元,由嘉丰永道(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反诉案件受理费三万一千零八十元,由嘉丰永道(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负担一万一千零八十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由北京拓游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负担二万元(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最高人民法院。
      审判长芮松艳
      人民陪审员李淑云
      人民陪审员梁京
      二〇一九年四月一日
      法官助理段重合
      书记员刘海璇
 基本信息
  •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 民事
  • 一审
  • 判决书
  • 2017
  • 计算机软件开发合同纠纷
  • 654天
  • 北京市
  • 嘉丰永道(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法条
 案由
  • 计算机软件开发合同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