亳州最美好声音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与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侵害著作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裁判日期:2019年07月11日
(2019)皖民终599号

  • 当事人:
      上诉人(原审被告):亳州市最美好声音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亳州市谯城区百合国际星城B地块商办楼103铺。
      法定代表人:闫勇,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祁快乐安徽亳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霍元飞,北京金诚同达(合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呼家楼京广中心商务楼401室。
      法定代表人:周建潮,该协会总干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勇安徽睿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凤梅安徽睿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 审理经过:
      上诉人亳州市最美好声音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亳州最美好声音)因与被上诉人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以下简称音集协)著作权侵权纠纷一案,不服安徽省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皖16民初28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4月2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亳州最美好声音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驳回音集协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一、音集协举证的流行歌曲经典(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会员作品精选集(第二辑))仅能证明上述歌曲的著作权人为滚石国际音乐股份有限公司,但该部分歌曲是否与案涉电视音乐作品相同或相似无法证明,不能仅凭歌曲名称相同就认定滚石国际音乐股份有限公司对涉案音乐电视作品具备著作权,更不能以此推定音集协具备本案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二、音乐电视作品的独创性在于伴唱和导唱字幕而非单纯的歌曲本身,案涉音乐电视作品与歌曲KTV存在本质不同。三、亳州最美好声音并未在经营场所以营利为目的放映滚石音乐股份有限公司享有著作权的歌曲MTV,原审判决认定亳州最美好声音侵犯音集协享有的放映权毫无根据。四、案涉音乐电视作品存储于点播系统的曲库中,由消费者自行选择播放,亳州最美好声音在此过程中仅提供点播设备,并没有实施具体的点播行为,不构成侵权。即便构成侵权,主观上没有侵权的故意,客观上没有实施侵权行为,原审法院判决亳州最美好声音赔偿40000元明显过高。
      音集协辩称:一、案涉音乐电视作品符合著作权法规定的作品构成要件,应认定为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依法受著作权保护。二、滚石音乐股份有限公司为案涉音乐电视作品的原始著作权人,音集协为涉案音乐电视作品的继受著作权人,依据《音像著作权授权合同》的约定,音集协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向侵权使用者提起诉讼,音集协作为本案原告主体适格。亳州市亳州公证处出具的公证书真实、合法、有效,可以证明亳州最美好声音在其经营场所以营利为目的播放案涉音乐电视作品,构成侵权。亳州最美好生意主张案涉音乐电视作品系点播系统自带,但并没有提供购买设备的买卖合同予以证明,即便系点播设备自带,在其未经音集协许可且付费的情况下,以营利性放映仍侵犯了音集协对案涉音乐电视作品所享有的放映权。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音集协向原审法院起诉请求:一、判令亳州最美好声音停止侵权,立即从曲库中删除217首侵权音乐电视作品;二、判令亳州最美好声音赔偿音集协经济损失108500元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出的合理费用1974元;三、判令亳州最美好声音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滚石国际音乐股份有限公司系《妈妈的爱有多少斤》《我是你的小小狗》《桃花朵朵开》等217首音乐电视作品的著作权人。2012年3月6日,滚石国际音乐股份有限公司与音集协签订《音像著作权授权合同》,约定将其依法拥有音像节目(包括受著作权法保护的录像制品和与音像有关的电影以及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放映权、复制权、广播权信托音集协管理,公司不得自己行使或委托第三人代其行使在该合同有效期内约定由音集协行使的权利,音集协有权以自己名义向侵权使用者提起诉讼,合同自2012年1月1日起生效,有效期为三年,期满前六十日滚石国际音乐股份有限公司无异议的,自动续展三年。2017年12月4日滚石国际音乐股份有限公司声明:我公司于2012年3月6日与音集会签订了《音像著作权授权合同》,有效期自2012年1月1日起三年,根据合同第九条约定,我公司同意合同有效期继续顺延至2020年12月31日。
      安徽省亳州市亳州公证处(2018)皖亳公证字第3488号公证书载明:本处公证人员包某、李某与申请人授权的操作人员刘媛媛(女,公民身份号码:)于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十日下午来到位于亳州市谯城区希夷大道百合星城小区对面的ZM好声音量贩式KTV,本处公证人员对刘媛媛使用的手机进行了检查,确认该手机无与本次保全行为相关的照片及视频。操作人员刘媛媛对“ZM好声音量贩式KTV”的门头进行了拍照。本处公正人员包某、李某、申请人授权的操作人员刘媛媛一同以消费者身份进入“ZM好声音量贩式KTV”,被该“ZM好声音量贩式KTV”的工作人员安排到“H301”包间。在公证人员的监督下,申请人授权的操作人员刘媛媛在该包间内的歌曲点播设备上进行点播操作并对所点歌曲进行节选播放,刘媛媛用自带手机对播放的画面及声音进行了拍摄,播放完毕后,李媛媛对包厢内的环境进行了拍摄。在消费期间,刘媛媛对包厢号码进行了拍照,在消费期间,刘媛媛从“ZM好声音量贩式KTV”取得:《最美好声音消费账单》一张、《POS签购单》(刷卡单据)一张、《安徽增值税普通发票》一张、以上过程本处公证人员包某、李某在场监督。
      另查明,亳州最美好声音于2014年12月29日成立,经营场所位于亳州市谯城区百合星城B地块商办楼103铺,经营范围为量贩式KTV,酒店管理;预包装食品兼散装食品批发零售;卷烟零售。(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
  •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音集协主张的涉案音乐电视作品均系摄制在一定介质上,由一系列有伴音或者无伴音的画面组成,并且借助适当装置放映或者以其他方式传播的作品,其内容具有一定的独创性,故应当认定涉案音乐电视作品均系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第二款,第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本案涉案歌曲由连续的声、像画面组成,具有类似摄制电影方式制作的影视作品的特征,为音乐电视作品,依法应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保护。《流行歌曲经典—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会员作品精选集(第二辑)》光盘载明涉案音乐电视作品的著作权人为滚石国际音乐股份有限公司。音集协作为涉案音乐电视作品的集体管理组织,与滚石国际音乐股份有限公司签订《音像著作权授权合同》,且该合同仍在有效期内,故音集协享有涉案音乐电视作品的放映权、复制权等相关权利,并有权以自己的名义提起本案诉讼。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第一项之规定,亳州最美好声音未提交其播放涉案音乐电视作品获得权利人许可使用等相关证据,亳州最美好声音未经权利人许可,以营利为目的,在其经营的KTV中向公众提供涉案音乐电视作品点播服务的行为,侵犯了音集协对该音乐电视作品享有的放映权,应当承担停止侵权及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音集协请求判令亳州最美好声音因侵犯其放映权而赔偿经济损失的诉讼主张具有事实依据、符合法律规定,依法对该诉讼请求的合理部分予以支持。但由于音集协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或者亳州最美好声音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综合考虑涉案音乐电视作品的市场影响、知名度、亳州最美好声音的主观过错程度、侵权行为地的经济发展水平以及音集协取得涉案音乐电视作品放映权的时间及期限、亳州最美好声音的成立时间、注册资本及经营范围、对侵权行为的公证时间等相关因素酌情确定亳州最美好声音赔偿音集协经济损失及为维权支出的公证费、消费费用等合理费用共计40000元。
  • 一审裁判结果: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三条第六项、第十条第一款第十项、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四十八条、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二款、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一、亳州最美好声音于判决生效后停止使用并从其曲库删除滚石国际音乐股份有限公司的案涉《PARADISE》《可否冲破》等217首音乐电视作品;二、亳州最美好声音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音集协经济损失及为维权支出的合理费用共计40000元;三、驳回音集协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509元,由音集协负担1709元,亳州最美好声音负担800元。
      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
      亳州最美好声音向本院提交了一份安徽省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皖16民初55号民事裁定书。证明福州大德文化传播公司曾于2017年3月1日就著作权侵权纠纷起诉亳州最美好声音,后撤回起诉;福州大德文化传播公司为著作权授权人,在其授权未被撤销的情形下,音集协不具有本案的诉讼资格。
      音集协未发表质证意见,也未提交新证据。
      本院审查认为,亳州最美好声音仅提交安徽省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皖16民初55号民事裁定书不足以证明该案与本案的关联性,达不到其证明目的,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对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予以确认。
  •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一、音集协是否具有诉讼主体资格;二、亳州最美好声音是否实施了侵权行为;三、原审判决确定的赔偿数额是否适当。
  • 上诉人诉称:
      关于争议焦点一。音集协是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成立的音像集体管理组织,依法有权对音像节目实施集体管理。《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第四款规定:“如无相反证据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第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著作权由制片者享有,但编剧、导演、摄影、作词、作曲等作者享有署名权,并有权按照与制片者签订的合同获取报酬。”案涉流行歌曲经典(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会员作品精选集(第二辑))专辑上标注了著作权属于滚石国际音乐股份有限公司,故在无相反证据证明的情况下,可以认定滚石国际音乐股份有限公司为该专辑的著作权人。音集协举证的流行歌曲经典(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会员作品精选集(第二辑))专辑属于公开出版物,亳州最美好声音没有提供证据证明案涉音乐电视作品与音集协举证的歌曲专辑存在不同,故其主张不能仅凭歌曲名称相同认定滚石国际音乐股份有限公司对案涉音乐电视作品享有著作权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滚石国际音乐股份有限公司与音集协签订《音像著作权授权合同》,将其合法拥有的音乐电视作品的放映权信托音集协管理,据此音集协依据合同的约定,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向侵权人提起诉讼,音集协作为本案原告的诉讼主体适格。
      关于争议焦点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经过法定程序公证证明的法律事实和文书,人民法院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公证证明的除外。本案中,音集协为证明侵权事实存在,提供了安徽省亳州市亳州公证处(2018)皖亳公证字第3488号公证书。依据公证书证明的事实,亳州最美好声音在其经营场所为消费者提供涉案217首音乐电视作品的点播服务并收取费用,属于以营利为目的商业经营行为,已构成侵权。亳州最美好声音上诉称案涉音乐电视作品存储于点播系统曲库中,没有侵权的故意,本院认为,点播系统只是一个传播载体,不能以传播载体的合法性抗辩传播内容的合法性,在亳州最美好声音未经音集协许可的情况下,其使用曲库中的音乐电视作品从事经营性活动,即侵害了音集协对该音乐电视作品所享有的著作权。亳州最美好声音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争议焦点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之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本案中,音集协的实际损失和亳州最美好声音的违法所得均难以确定,原审法院综合考虑案涉音乐电视作品的类型、知名度及市场价值、亳州最美好声音的经营规模、侵权情节、音集协为维权所支出的合理开支等因素,酌定亳州最美好声音赔偿音集协经济损失与合理开支共计40000元并无不当。
  • 二审裁判结果:
      综上,亳州最美好声音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应予驳回。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00元,由亳州市最美好声音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庞梅
      审判员XX程
      审判员徐旭红
      二〇一九年七月十一日
      法官助理葛韵
      书记员王求翠
      
 基本信息
 法条
 案由
  • 侵害著作权纠纷